北大校长不必致歉:燕雀不知鸿鹄之志,鸿鹄不知鸿浩之志
2018-05-06 21:30:02
  • 0
  • 0
  • 4
  • 0

5月4日,原来是北京大学120周年校庆之日。知道这个常识,是因为林校长在致辞中,读把鹄字错读成了浩字。

当时我没太在意。只是大脑中就在想,看来网上又要热闹了。这是可以预见的必然。之前,我常办公室对面的“浴鹄湾”,常读成“浴浩湾”,看来,我的水平与北大校长水平相差不大。

读错别字并没有什么奇怪的。哪怕这并不是一个非常生僻的字。但这事在北大校长身上,公众对他的敏感不足为怪。

然而,解读北大校长的致歉信,远比读个错别字本身更具有意义。

原文如下 :

亲爱的同学们,(其实致歉的对象应该更广一些,北大校长面对的不仅仅是学生)

很抱歉,在校庆大会的致辞中读错了“鸿鹄“的发音。说实话,我还真的不熟悉这个词的发音,这次应当是学会了,但成本的确是太高了一些。(成本有多大呢?是北大的成本还是林校长的成本呢?)

我想,我的这个错误会使很多同学和朋友失望,觉得作为一个北大校长,不应该文字功底这样差。(北大校长文字功底差,倒无伤大雅,北大应该是一个包容性很强的高校,我似乎记得北大有许多名人,数学成绩为个位数的教授也大有人在,校长也不是完人)说实话,我的文字功底的确不好,这次出错是把这个问题暴露了出来。(考察人的组织部门不会考察这个内容)

上中小学时,正赶上文革,教育几乎停滞了。开始的几年没有课本,后来有了课本,也非常简单。我接受的基础教育既不完整、也不系统。我生活在内蒙古的一个小农场,只有几十户人家。现在人们很难想像当时的闭塞状态,农场离县城几十公里,距离虽不能算远,但乘马车要一整天时间。当时不但没有现在发达的互联网,连像样的书都很难找到。最近,我刚出了本书《校长观念-大学的改革与未来》(校长的观念必然关乎学校的未来,面对 错别字的观念不知能决定什么?),其中还提到了当时的情况:

“文化大革命开始时,我小学五年级,几年都没有课本,老师只是让我们背语录和老三篇。十几岁时是求知欲最强的时候,没有其他的书,反复读毛选和当时一本干部培训用的苏联社会主义教程。我的中国近现代史知识,最初都是通过读毛选和后面的注释得到的。《矛盾论》和《实践论》当时都读过,中学政治课又学了一遍。一分为二、对立统一、主要矛盾和次要矛盾等等,这些概念都滚瓜烂熟,也深深影响了我们这一代人的思想观念。”

我很幸运,77级的高考语文考试作文占了80分,词句和语法只有20分,否则我可能就考不上北大了。我只是在考试前的几天,读了一本语法方面的书,刚刚知道什么是主语和谓语。(说明智力水平非常高)语法概念不清,上大学之后学英语也多费了很大的劲。(按照文章套路,开始解释为什么功底差的原因了,这不应该是致歉信中的内容,完全可以让读者们自己去搜索)

我写这封信,告诉大家这些,并不是想为自己的无知或失误辩护(无知?失误可以讲,无知?北大校长,怎么可能无知?如果你真的无知,无知的可不是你一个人),只是想让你们知道真实的我(其实就是在辩护)。你们的校长并不是一个完美的人,也有缺点和不足,也会犯错误。另外,我还想告诉大家,我所有重要讲话,也包括上面提到的那本书,都是自己写的(一本书是自己写的,都要声明,莫非有人质疑书也有问题?看林校长是真的急了,一个大学校长,要在致歉信中说明,书是自己写的,真是让我有些心痛),其中的内容和思想都是我希望大家了解的。

我是会努力的,但我还是很难保证今后不会出现类似的错误(应该写,以后,我对此保持警觉,避免类似错误。看到这句话,我相信,这封信是校长本人以一种非常诚挚的心在写,但写得过于急躁,学校里真的没有人为此把关,这对“公共事件”而言,北大这个机构值得反省,校长的致歉信,不应该是他个人的事!),因为文字上的修炼并非一日之功。像我这个年纪的人,恐怕也很难短时间内,在文字水平上有很大的进步了。(一声长叹:北大的学习精神应该与年龄无关,颓废了!)

真正让我感到失望和内疚的,是我的这个错误所引起的关注,使人们忽视了我希望通过致词让大家理解的思想(人们从来不会忽视有有质量的思想,只是因为你对一个字的误读,可能会让更多的人来看你致辞的全文,而思想正是需要文字来传达的):“焦虑与质疑并不能创造价值,反而会阻碍我们迈向未来的脚步。能够让我们走向未来的,是坚定的信心、直面现实的勇气和直面未来的行动。”

再次致以歉意!

热爱你们的校长

林建华


最后,想讲二点

一、念错一个字,便有了舆论狂欢的消费对象,是当今媒体的最主流特点。

互联网是广场。所以必然有广场效应。广场上最多的就是跳舞的大妈,所以热闹是必然的,虽然你不一定喜欢。当然这个广场上,自然也会聚集太多的段子手们,极尽其文采,林校长的光辉形象,可能在近几年内得以大展。

互联网也是战场。所以,林校长不发声不行,发声也不行,这是一场注定林校长必然是输家的战场。只是看是不是可以流血少一点。

二、林校长的道歉中,其实只要发“对不起”三个字,真的就够了。否则,更多的问题,会让北大陷入舆论的漩涡不能自拔。毕竟,现在的互联网,是广场,也是战场,也是一堆坑。

一堆没有理性的让人无语的坑。

何况,鸿鹄之志,只是对燕雀而言,而鸿浩之志,毕竟可指鸿大浩瀚之意,可以对鸿鹄,对北大而言。

而燕雀们,既不会知道鸿鹄之志,也不会知道鸿浩之志。

所以,如果林校长这封致歉信未出,我还以为,林校长的演讲稿上本来写的就是鸿浩,而不是鸿鹄。

最新文章
相关阅读